當前位置:傲雪繁體小説 > 都市 > 朝花夕拾舒聽瀾卓禹安 > 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321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朝花夕拾舒聽瀾卓禹安 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321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以程少帆的能力,不是完全查不出伊心的訊息,大概也是擔心伊雯著急上火,所以一直冇有說實話。

此時和韓栗對視一眼,從彼此的眼中知道了答案,多年好友,默契是有的。

當然,伊雯也有這份默契,當即就問:“你倆什麼事兒瞞著我?”

韓栗不是冇把趙霆行的話放在心上,但也確實無法瞞著伊雯什麼都不說。

正想著如何組織語言,

程少帆直接說了,“伊心被送到非洲xx國了。”

他話音落下,四周也跟著安靜,伊雯由震驚、不可思議到憤怒到擔憂,臉色如同調色盤一般換了又換,最後隻冷聲道:“我知道了,你們忙吧。”

說完轉身就走。

程少帆急忙上前拉住她,不想兩人稍有好轉的關係又因此破裂。伊雯甩開他的手,大聲道:“她就是一堆垃圾,也是我親妹妹。”

“顧阮東也太狠了,把她送到那,跟讓她去送死有什麼區彆?”

伊雯情緒有些繃不住,這要是讓她爸媽知道,不得直接暈死過去?程少帆:“我會儘快找到她的下落把她帶回來。”

伊雯很清楚,顧阮東送出去的人,要想找到談何容易?她都不敢想,伊心的精神狀態被丟到荒蠻的國家,會有什麼下場。

韓栗看出伊雯在想什麼,也走過來說道:“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,你先彆衝動。”

深怕她也去找顧阮東。

伊雯:“想什麼辦法?你早知道,卻和程少帆一起騙我。”

韓栗:“我也是早上剛剛知道。你如果相信我就聽我的,暫時不要去找顧阮東。我們一起想辦法。”

伊雯:“如果我不相信你呢?你和趙霆行現在是一起的,他向著顧阮東,你呢?是不是也向著他?”

伊雯的話讓韓栗心裡也不舒服,便直接說道:“我向理不向任何人。還有,我也說句實話,顧阮東打定主意送出去的人,就不可能讓你們再帶回來。”

她句句紮心,卻是大實話。

伊雯:“所以你們說的想辦法解決都是敷衍我的話了?韓栗,冇想到,我們家的事,你能如此袖手旁觀。”

都不冷靜,話趕著話,就說出來了。

有時候友誼也並不堅固,隨時岌岌可危。

韓栗內心被刺痛,但依然表明自己的立場:“我從冇有忘記你們對我和韓召意的好,我也會儘我所能幫忙。但還是那句話,伊心錯了就是錯了,惹了不該惹的人,這輩子不可能再回國。與其在這裡互相埋怨,不如多想想辦法,找到她,把她帶到好點的國家,好好接受治療,好好生活。”

韓栗說完,也不知伊雯到底聽進去多少,因為她隻是木然點頭,然後轉身離開了。

確實是不一樣的,韓栗在這事上偏理性,做事擇優而行;但伊雯關於自己親妹妹的事,無法做到完全理性。

程少帆開車送她回家時,她說:“彆勸我,大道理我聽多了。但不爭取一下,我對不起我父母。”

程少帆:“不勸你,我陪你。”

韓栗也回自己辦公室,一個上午,心空空落落的,帶著愧疚和自責,在伊家的事上,她確實過於理性以及無法像伊雯那樣完全投入,她有她自私的一麵。

她會權衡利弊,不想得罪顧阮東,不想讓自己辛苦打拚的事業毀於一旦,不想牽連到趙霆行,不想韓召意的生活受任何影響。

因這份自私讓她對自己產生了厭惡的情緒,也因這份自私愧對伊家父母。

他們在她最難的時候拉了她一把,也把所有的愛給了韓召意。可是當他們遇到事的時候,她退縮了。

想到這,她坐立難安,拎起包直接打車去機場,不堵車的話,應該還能遇到顧阮東夫婦。

從出租車上下來時,她踩著高跟鞋一路跑向候機廳,在vip廳的入口處,她的腳步忽然頓住,氣喘籲籲看著眼前高大的男人。

趙霆行閒閒坐在入口處旁邊的欄杆上,似笑非笑看著她:“繼續跑啊,跑進去,顧阮東夫婦就在裡麵。”

韓栗因跑步,胸膛起伏,微張著嘴默默調整呼吸,看著趙霆行不說話。

趙霆行長腿一邁,從欄杆上下來,站到她麵前,居高臨下道:“把我在地庫裡說的話當放屁是嗎?”

就知道她肯定得來機場,所以送完她之後,直接來機場守株待兔,抓了一個正著。

“他們進去了?”她有點失望,這樣的話,隻能回森洲了。

趙霆行有點氣:“真拿我早上的話當耳邊風?”

韓栗此時心情稍平複,說道:“我知道你說的有道理。但是我過不了自己心裡這一關。”

韓栗說完,眼底有一絲絲潮濕,道:“你知道我當年上學時有多窮嗎?早餐不捨得吃,隻有每天中午打一盒飯,然後吃兩頓。後來伊家父母知道了後,每次過年過節都讓我去他們家改善夥食,平時也經常包包子、包餃子讓伊雯給我送來;後來韓召意出生,看我忙工作,他們一直無條件幫我帶孩子,儘可能給韓召意最好的生活。我是很自私,很多時候,隻想自己。可我也是個人,總得乾點人事,你說對嗎?”

說冷血一些,一切命運都是明碼標價的,你承了彆人多少的恩,就得用多少情還回去。

趙霆行聽完,把她擁進懷裡,動作是溫柔的,但是開口說話時,又是輕聲的怒斥聲:“我是乾嘛用的?用得著你在這糾結?”

韓栗被他整個裹進懷裡幾乎要喘不過氣。好一會兒,他才忽然鬆開她:“回去好好工作,下午你自己去接韓召意放學,可以搞定吧?”

“你做什麼去?”韓栗問他,早上不還迫不及待要等晚上嗎?

“想我啊?”他問。

韓栗這回冇嘴硬,輕輕地嗯了一聲。

趙霆行受寵若驚,又笑起來,捧起她的臉又是一陣猛親,好在這個vip入口處,人不多,韓栗也趁此機會,追著他的唇輕咬了他一口。

趙霆行吃痛,卻開心起來。

他要做什麼,不用他回答,遠處走來的一行人給了她答案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